医圣张仲景襄阳学医的故事

 

张仲景,东汉末年著名医学家,被称为医圣。

相传曾举孝廉,做过长沙太守,所以有“张长沙”之称。

张仲景年轻的时候,在医学上就有了名望,但他仍勤奋好学,四处查访名医,登门求教。

 

这一年,张仲景的弟弟,要出外做生意,

临行时说:“哥哥,我这次要出远门,你给我看看,日后有没有大症候!”

张仲景给弟弟抚了抚脉,说:“明年只怕你要长个搭背疮!”

弟弟惊讶道:“哎呀!常听你说,疮怕有名,病怕无名,

长个搭背疮,我眼看不见,手摸不着,怎么治呀?”

张仲景说:“不要怕!我给你开个药单,到时候,服了这副药,把疮挪到屁股的软肉上,

日后谁识得搭背疮,就叫谁医治。谁治好了,要给我来个信。”

 

张仲景的弟弟到湖北做了一年生意。

第二年在襄阳,一天突然觉得脊背上疼痛,忙照哥哥开的药单取药吃了。

不几日,疮真的从屁股上发了。

他求遍襄阳的郎中,这个说是疖子,那个说是毒疮,都不识得。

后来,同济药堂有个名医“王神仙”,他看后笑了笑,说:“这原是个搭背疮嘛!

是谁把它挪到屁股上了?”

“是我哥哥挪的。” 张仲景的弟弟答道。

王神仙说:“他既然能挪,一定能治啦!”

“可他远在南阳,远水不解近渴。还望先生劳神治治吧!”

王神仙听罢当下开了药方。

张仲景的弟弟吃了药,又贴了几张膏药,没多久,疮就好了,他随即给哥哥写了封信。

 

张仲景接到信,十分高兴,立即准备盘费,打点好行装,步行奔襄阳而来。

一天清早,在襄阳同济药堂的大门前,站着一位身背行李、手拿雨伞的年轻后生,

他向管家的央求说:“我从河南来,生活没有着落,请贵店收留我当伙计吧!”

王神仙闻声从药店走出来。

他见后生年轻利落,就说:“好吧!我这里缺人,就收你当个炮制药材的伙计吧!”

这个后生,就是张仲景。

 

张仲景在同济药堂住了下来。

他聪明好学,药理纯熟,不但熟悉各种中草药的性能,而且炮制药材干得又快又好。

没几天,就被王神仙替换至药铺当司药。

他管司药,又管看病,店里的人有个头疼发热,也来找他诊治,大伙都称赞他是二先生!

王神仙看二先生确有两手,就让他做自己的帮手。

王神仙抚脉看病,他抄药单;

王神仙遇着疑难病症,抚了脉再叫他摸摸,好叫他明了病在哪里,怎样医治。

张仲景把这些医理深深地记在心上,写在本子上,就这样度过了一年。

一天,   一个骑驴的老者,匆匆来到药店,说他儿子得了急症候,请王神仙去。

约摸半个时辰,老者拿回个药方,来到药店取药。

张仲景见药方内有毒药藤黄,知道病人肚内有虫,这味药是治虫的。

但又见藤黄只开了五钱,就迟疑了一下,随后就抓了药。

不一会,王神仙回来了。他下了驴,就要到后院歇息。

张仲景忙走上前道:“先生慢走!病人很快还要来请的!”

王神仙惊奇道:“病人好啦,还来做什么?”

张仲景说:“恕学生直言。藤黄能毒死人体内的虫,但要一两的量才行。

先生只开五钱,只能把虫毒昏,等它返醒过来,会更凶恶。

再用药也不灵了,只怕病人还有性命危险哩!”

王神仙听了,正在半信半疑,就见那老者就慌里慌张地跑来,

呼叫道:“王先生!不得了啦!我儿疼得死去活来,你快去看看吧!”

王神仙顿时慌了手脚,急得额上直冒冷汗,在店里左转右转不敢去。

张仲景看了,笑着上前道:“先生,不管是吉是凶,学生冒昧,情愿替先生去一趟!”

说完,骑上毛驴,直奔病人家去。

张仲景来到病人家,只见病人疼得在地上直打滚。张仲景一看就知道是虫在作怪。

只见他不慌不忙,掏出三寸银针,

叫病人脱掉衣服,看准穴位,捻动手指,照着虫的头部刺了進去。

虫头被刺中,死命的挣扎。只听病人疼得哎哟一声,昏了过去。老者一看大惊失色。

张仲景却呵呵笑着说:“别害怕,虫已经被刺死了!”说罢病人呻吟两声,醒了过来。

张仲景又开副泻药,让病人吃下。

顷刻,一条大虫被排泄出来,病人完全好了。

王神仙知道后,又惊又喜,问道:“二先生,你到底是什么人?”

张仲景说:“我姓张名机字仲景,到这里拜师学医来了!”

王神仙说:“哎哟哟,可不敢当!”立刻摆宴款待。

后来张仲景回到南阳,两人还相互交往,成了好朋友。


本文轉載自網路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章真言 的頭像
章真言

心靈卜手《紫微學堂_章真言》

章真言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