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斗數全書 (1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心相篇(宋·陳希夷)
心者貌之根,審心而善惡自見;行者心之發,觀行而禍福可知。

出納不公平,難得兒孫長育;語言多反覆,應知心腹無依。

消沮閉藏,必是好貪之輩;披肝露膽,決為英傑之人。

心和氣平,可卜孫榮兼子貴;才偏性執,不遭大禍必奇窮。

轉眼無情,貧寒夭促;時談念舊,富貴期頤。

重富欺貧,焉可托妻寄子;敬老慈幼,必然裕後光前。
  
輕口出違言,壽元短折;忘恩思小怨,科第難成。
  
小富小貴易盈,刑災准有;大富大貴不動,厚福無疆。
  
欺蔽陰私,縱有榮華兒不享;公平正直,雖無子息死為神。
  
開口說輕生,臨大節決然規避;逢人稱知己,即深交究竟平常。
  
處大事不辭勞怨,堪為橋樑之材;遇小故輒避嫌疑,豈是腹心之寄。
  
與物難堪,不測亡身還害子;待人有地,無端得福更延年。
  
迷花戀酒,閫中妻妾參商;利己損人,膝下兒孫悖逆。
  
賤買田園,決生敗子;尊崇師傅,定產賢郎。
  
愚魯人,說話尖酸刻薄,既貧窮,必損壽元;
聰明子,語言木訥優容,享安康,且膺封誥。
  
患難中能守者,若讀書,可作朝廷柱石之臣;
安樂中若忘者,縱低才,豈非金榜青雲之客。
  
鄙吝勤勞,亦有大富小康之別,宜觀其量;
奢侈靡麗,寧無奇人浪子之分,必視其才。
  
弗以見小為守成,惹禍破家難免;莫認惜福為慳吝,輕財仗義盡多。
  
處事遲而不急,大器晚成;已機決而能藏,高才早發。
  
有能吝教,己無成子亦無成;見過隱規,身可托家亦可托。
  
知足與自滿不同,一則矜而受災,一則謙而獲福;
大才與見才自別,一則誕而多敗,一則實而有成。
  
忮求念勝,圖名利,到底遜人;惻隱心多,遇艱難,中途獲救。
  
不分德怨,料難至乎遐年;較量錙銖,豈足期乎大受。
  
過剛者圖謀易就,災傷豈保全元;太柔者作事難成,平福亦能安受。
  
樂處生悲,一生辛苦;怒時反笑,至老奸邪。
  
好矜己善,弗再望乎功名;樂摘人非,最足傷乎性命。
  
責人重而責己輕,弗與同謀共事;功歸人而過歸己,儘堪救患扶災。
  
處家孝弟無虧,簪纓奕世;與世吉凶同患,血食千年。
  
曲意周全知有後;任情激搏必凶亡。
  
易變臉,薄福之人奚較;耐久朋,能容之士可宗。
  
好與人爭,滋培淺而前程有限;必求自反,蓄積厚而事業能伸。
  
少年飛揚浮動,顏子之限難過;壯歲冒昧昏迷,不惑之期怎免。
  
喜怒不擇輕重,一事無成;笑罵不審是非,知交斷絕。
  
濟急拯危,亦有時乎貧乏,福自天來;解紛排難,恐亦涉乎囹圄,名揚海內。
  
餓死豈在紋描,拋衣撒飯;瘟亡不由運數,罵地咒天。
  
甘受人欺,有子忽然大發;常思退步,一身終得安閒。
  
舉止不失其常,非貴亦須大富,壽可知矣;
喜怒不形於色,成名還立大功,奸亦有之。
  
無事失措倉皇,光如閃電;有難怡然不動,安若泰山。
  
積功累仁,百年必報;大出小入,數世其昌。
  
人事可憑,天道不爽。
如何餐刀飲劍?君子剛愎自用;小人行險僥倖。
如何投河自縊?男人才短蹈危;女子氣盛見逼。
如何短折亡身?出薄言,做薄事,存薄心,種種皆薄。
如何凶災惡死?多陰毒,積陰私,有陰行,事事皆陰。
如何暴疾而歿?色慾空虛。
如何毒瘡而終?肥甘凝膩。
如何老後無嗣?性情孤潔。
如何盛年喪子?心地欺瞞。
如何多遭火盜?刻剝民財。
如何時犯官府?調停失當。
何知端揆首輔?常懷濟物之心。
何知拜將封侯?獨挾蓋世之氣。
何知玉堂金馬?動容清麗。
何知建牙擁節?氣概凌霄。
何知丞簿下吏?量平膽薄。
何知明經教職?志近行拘。
何知苗而不秀?非惟愚蠢更荒唐。
何知秀而不實?蓋謂自賢兼短行。
  
若論婦人,先須靜默;
從來淑女,不貴才能。
有威嚴,當膺一品之封;少修飾,准掌萬金之重。
多言好勝,縱然有嗣必傷身;盡孝廉慈,不特助夫還旺子。
貧苦中毫無怨詈,兩國褒封;富貴時常惜衣糧,滿堂榮慶。
奴婢成群,定是寬宏待下;資財盈筐,決然勤儉持家。
悍婦多因性妒,老後無歸;奚婆定是情乖,少年浪走。
為甚欺夫?顯然淫行。
緣何無子?暗裡傷人。

合觀前論,歷試無差;勉教後來,猶期善變。信乎骨格步位,相輔而行。
允矣血氣精神,由之而顯。知其善而守之,錦上添花;知其惡而弗為,禍轉為福!


章真言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紫微斗數全書-輔星(四化與祿馬)

六吉星:文昌、文曲、左輔、右弼、天魁、天鉞。
六兇星:擎羊、陀羅、火星、鈴星、地劫、地空。
四化星:化祿、化權、化科、化忌。
祿馬星:祿存、天馬。

化祿

化祿為福德之神,守身命祿之位,科權祿拱,必作柱石之臣。
小限逢之,主進財之喜,大限十年吉慶,
即使惡曜來臨並羊陀火忌沖照,亦不為害。
婦人吉湊作命婦,二限逢之,內外威嚴;煞沖,平常。

化權

化權者掌判生殺之神,守人身命,科祿相迫,出將入相;
科權相逢,文章冠世,亦且古怪,主人欽仰。
小限相逢,無有不吉,大限十年,必逐亨通。
如逢羊陀耗使劫空,聽訟貽累,官災托請。
女人得之,內 外稱意,可作命婦;
僧道掌山林,有師號。

化科

化科者,上界應試主掌文墨之星,守身命權祿相逢,宰臣之貴;
如逢惡曜,亦為文章秀士,可作群英師 範。
女命吉拱,主貴,封贈;
雖四煞沖破,亦為富貴,與科星拱沖同論。

化忌

化忌為多管之神,守身命一生不順;
小限逢之,一年不足,大限逢之,十年悔吝。
二限太歲交臨,斷然 蹭蹬,文人不耐久,武人當有官災,口舌不妨。
商賈藝人,處處不宜。會紫府昌曲左右科權祿與忌, 富貴同論。
四煞共處發不住財祿,躔於陷地,苗而不秀,蓋科星陷於凶鄉是也。
如單逢四煞耗使劫空, 主奔波帶疾,僧道流移還俗;
女人則一生貧夭。
太陽在寅卯辰巳化忌、太陰在酉戌亥子化忌,反為福論 。
其餘諸星化忌,各審五行不同,
如廉貞在亥化忌,是為火入水鄉,水命人雖忌但不為害。

祿存

祿存屬土,北斗第三,司爵之星也。
主人貴爵,掌人壽基,帝相扶之施權,日月得之增輝。
天府武曲為厥職,天同天梁共其祥。
十二宮唯身命田宅財帛為緊,主富;居遷移則佳。
與帝星守於官祿,宜子孫爵秩。
若獨坐命而無吉化,乃守財奴耳,逢吉星逞其權,遇惡敗其跡,
最嫌落於陷空,不能為福。若湊火鈴空劫,巧藝安身,蓋祿爵當得勢而享之。
守身命主人慈厚信直,通文濟楚。女人清淑,機巧能幹,有君子之致。
紫府廉同會,必作封贈,上局。

大抵此星諸宮降福消災,然祿存不居四墓之地。
蓋辰戌為魁罡,丑未為貴人,故祿元避之,良有以也。

天馬

天馬乃上界驛馬之星也,諸宮合有制化,身命臨之,謂之「驛馬」,
喜祿存紫府昌曲守照為吉,大小二限臨之,更遇祿存紫府流昌,必利遠方。
此星有制化者,如祿存同宮,謂之「祿馬交馳」。
與紫府同宮,謂之「扶轝馬」,主勞;
刑煞同宮,謂之「負屍馬」;
火星同宮,謂之「戰馬」;
日月同宮,謂之「雌雄馬」;
與空亡同宮,謂之「空亡馬」。
居絕地謂之「死馬」;
遇陀羅謂之「折足馬」,
俱主災病,流年值之,依此斷。

章真言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紫微斗數全書-輔星(六凶)

六吉星:文昌、文曲、左輔、右弼、天魁、天鉞。
六兇星:擎羊、陀羅、火星、鈴星、地劫、地空。
四化星:化祿、化權、化科、化忌。
祿馬星:祿存、天馬。

擎羊

羊刃北斗之助星,守身命性粗行暴孤單,喜處群眾,唯視親為疏,翻恩為怨。入廟性剛果決,機謀好勇 ,主權貴,北方生人為福,四墓生人不忌。
居卯酉作福興殃,刑克更甚,六甲六戊生人必有凶禍,富貴 不久,亦不善終。
此星九流工藝,辛勤加火忌劫空沖破,殘疾離祖,刑克六親。
女人入廟加吉,上局; 四煞沖破,刑克下局。

陀羅

陀羅北斗之助星,守身命必行不正,暗淚長流,性阿威猛,
作事進退,橫成橫敗,飄蕩不定。與貪狼同 度,因酒色而成癆。
與火鈴同宮,定疥疫之死,居疾厄,暗疾纏綿。
辰戌丑未生人為福,入廟,以財宮 論,文人不耐久,武人橫發高遷。
若陷地加煞,刑克招凶,二性延生。
女人刑克,下賤。

羊陀乃斗前二使,在天司引奏,在數主凶危,
父母田宅兄弟三宮三合,或臨於身命見昌曲,主有惡痣;
見日月,男女俱克。
逢日月損目,桃花同守,因色喪生。

火星

火星大煞將,南斗號神,身命諸宮不可臨,
性氣沈毒,剛強出眾,毛髮多異類,唇齒有傷痕。
同羊陀會 ,襁褓必災迍,過房出養,二性可延生。
此星利東南不利西北,
若得貪狼會旺地,其貴無倫,封侯居上 將,勛業鎮邊庭。
三方焦煞破,中年後始興。僧道多飄蕩,不守規戒。
女人旺地,自招婚嫁,並主邪婬 ,刑夫克子,下賤勞碌之人。

鈴星

大煞鈴星南斗從神,值人身命,性格沈吟,形貌多異類,威勢有聲名。
若與貪狼會,指日立邊庭。廟地 財官貴,陷地主貧窮。
羊陀相湊,其形不清,孤單棄祖,殘傷帶疾,僧道多飄蕩,還俗定無論。
女人無 吉曜,刑克小六親,終生不貞潔,壽夭困貧。
此星大煞將,其惡不可禁,一生有凶禍,聚實為虛。
與七 殺主陣死,逢破軍財屋傾;與廉宿羊刑會,卻宜刀兵。
遇貪狼宿,官祿亦不寧。若逢廟旺,富貴不可論。

鈴火陀羅擎羊刑忌一名「馬掃星」,又名「短夭煞」,
君子失其權,小人犯刑法,孤獨克六親,災禍不 歇;
腰足唇齒傷,勞碌多蹇剝,破相又勞心,乞丐填溝壑;
武曲並貪狼,一生招凶惡。疾厄宮逢之,四 時不離災,
只宜山寺僧,金穀常安樂。

地劫

地劫星乃劫煞之神,守身命作事進退疏狂,不行正道,
二限逢之,即令紫府左右魁鉞相助,亦防損失。
若四煞空耗傷使重逢,財散人亡。
女人逢之,身懷六甲,須防產厄。

地空

地空乃空亡之神,守身命作事進退,成敗多端。
若太歲二限逢之,無吉曜守照,災悔多端,主出家;
入廟則吉。

劫空二星安命,遇吉則吉,遇凶則凶;
加四煞沖照,輕者下賤,重者六畜傷亡。
僧道不正,女子婢妾 ,刑克孤獨。
大抵二星俱不宜見,定主破財,二限逢之必凶。

章真言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紫微斗數全書-十四主星(六)太陽、太陰

北斗星系:紫微星、貪狼星、巨門星、廉貞星、武曲星、破軍星。
南斗星系:天府星、天機星、天相星、天梁星、天同星、七殺星。
太陽、太陰為中天之星,不在南北斗之內。

太陽

太陽星屬火,日之精也,乃造化之表儀。
在數主人昭彰,福應司貴,為文為武,輔弼為相,祿存高爵。
太陰相生及諸吉集,則降禎祥,處陷宮則勞心勞力。
隨身命之中,居廟樂之地,為數中之至曜,乃官祿之樞紐。
化祿化貴,最宜在官祿,男作文星,女作夫主。
在寅卯辰巳為之升殿,在午為之入廟,乃大富貴也。
未申為偏垣,作事先勤後懶;酉為日沒,貴而不顯,秀而不實。
若在戍亥子醜陷宮,亦為無光輝之地。
逢囚暗破軍,一生勞碌,衣祿有欠。
如忌宿陷自有傷,與人寡合,動輒是非,
女命逢之,夫名不利,遇耗則非禮成婚。
若遇諸吉,或與祿存同宮,雖主財帛,令人不閑。
遇劫會左右、太陰同宮,皆為大貴。
火鈴刑忌,逢之則先克父。
身命祿官,若逢諸吉拱照,更有太陰同照,富貴全美。
財帛宮於旺地,諸吉相助,巨門不躔,富貴綿遠。
居田宅得祖父蔭澤,若逢劫煞流煞歲君白虎,則克父矣。
男女宮有光輝者昌,有刑煞者成敗傷損。再以身數合之,禍福無差。
奴僕弱宮身居其間,逢吉則可做貴人門下客,否則市井走卒。
夫妻亦為陷宮,男逢諸吉聚,可因妻得貴,陷地加煞,傷妻不吉。
男女見八座加吉,權柄不小;若左右諸吉皆照,大小限俱到,必有驟興之喜。
若限不至,可以三合議論,恐應少差。
女命逢之,限至亦可安享;與鈴刑忌集,有目下之憂,主先克父;
與刑煞聚,有傷官之憂;與羊陀聚,則有 疾病。

太陰

太陰乃水之精,為田宅,主化福,與日為配,為天儀錶。
上弦下弦之用,黃到黑到分勢尚盈虧,數定廟樂,
以卯辰巳午為陷,酉戍亥子為得垣,寅為初出之門,為東潛之所。
其為人也,聰明俊秀,其稟性也,端細慈祥。
上弦為要之機,下弦減威之論。
命坐太陽,日在卯月在酉,俱為旺地,為富貴之機;
嫌巨曜以來躔,怕羊陀以照度。
廉貞而不犯,與七殺而交沖,恐非得意,必作傷親之論,除非僧道反獲禎祥。
男為妻宿,亦作母星,決禍福最為要緊,不可參差。

命坐有輝之宮,諸吉咸集,為享福得祖業之論;若居陷地,為落弱之位。
無論上弦下弦,仍以不逢巨門為佳。
財帛為廟樂,武曲祿存同會,更得左右相佐,主大富。
若在生旺之鄉,無憂無敗,恐命身弱不得聚用。
如破軍同居,不能為福,浮沉百出,成敗異常,
若與刑囚煞會,主財散人離,終身孤克。
兄弟奴僕為陷宮,田宅為入廟,若左右祿存蔭福同居,則承祖業而盛,
若在陷地,雖吉亦有虧。暗曜來臨,刑星文並,產婦恐傷,母亦分離。
煞曜廉貞偵不當犯,流煞太歲交並皆不吉,
男女宮值刑星,有制則生,有克則頑。
夫妻宮男為妻財,女則不論,逢羊巨則克妻,唯有光輝即美。
要以太歲流煞三合之方,斷福禍疾厄,逢陀為目疾,遇火鈴為災;
值七殺貪狼,則為瞎目。遷移得吉聚,商旅中生財。
身若逢之,則有隨娘繼拜之義。
官祿得輝為福,無輝無用。逢昌曲清吉,是為登第之論。
福德為陷。僧道宜之;相貌亦是。
若有光輝,但逢刑會煞白虎太歲,主母有災;妻亦如是。

章真言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紫微斗數全書-十四主星(五)巨門、武曲

北斗星系:紫微星、貪狼星、巨門星、廉貞星、武曲星、破軍星。
南斗星系:天府星、天機星、天相星、天梁星、天同星、七殺星。
太陽、太陰為中天之星,不在南北斗之內。

巨門

巨門屬金水,北斗第二星也,陰精,化氣為暗,在天司萬品,在數掌是非。
於人主暗昧疑慮是非,進退難開,欺暪天地,其性則面是背非,六親寡合,與人交初善終惡。十二宮若無廟樂,到處為災,奔波勞碌。
守財帛宮,亥子寅為禍稍輕;身命逢之,一生招口舌之殃;
守財帛宮有爭競之憂,兄弟則骨肉參商不足;
處田宅蕩敗流離,守奴僕則下局。
暗值妻妾,主於隔角躔,疾病遇囚忌,主眼目之憂,臨煞必主成疾。
臨遷移必招事非,入官祿則受刑杖;臨於相貌,遭人搖擲。
如會太陽,凶星作伴,更逢七煞,決諸殘傷。
與貪狼同宮,因奸出配。逢帝座則制其性,遇祿存能解其虛,左右亦可值。
羊陀則男盜女娼,身命逢之為忌,對宮火鈴白虎共伴無帝祿,充軍流配。
煞湊重逢或三合,遭水厄之殃。
此是孤獨之宿,克祿之星,除為僧道九流,方免勞神偃蹇。
限逢凶曜,災難不輕。

武曲

武曲屬金,北斗第六星也,乃財帛宮主,與天同皆有壽,司於財宅。
于十二宮分臨,有廟旺陷,皆祿存加被,太陰為佐,天府天梁為佐。
二星田宅財帛為專司之所,主巨富,有喜有怒,可福可災。
若與耗囚會于震宮,必為破祖奄留之輩。武曲于遷移,發財於遠郡;
貪狼同度,慳吝之人,唯財常橫發。
若與七殺會于火宮,決因妻財而致富。與破軍同位,財到手而成空。
臨二限之中,必主是非之撓。若獨居二限之地,發財不輕。

武曲坐于財帛宮,巨富,乃財入財鄉於廟地。
若與月令蔭福同鄉,三合見之,必作棟樑之客。
與桃花同宮,迷戀花酒,入廟遇天梁,當能橫發;
值空亡因破家,與日同宮,更得官星,宜於升遷。
天府安身,不宜受制于廉貞。與破軍同度,破祖喪家,終身勞碌,必定無成。
天貴同宮得地,作財帛之官。與七殺擎羊相會,必刑而喪命。
若單居身宮,必得祖業;與大秏同居,破蕩家產。
諸凶而作禍,吉集而呈祥;小限逢秏而惹官非,太歲或沖于旺地,橫發之年。
與廉貞逢耗曜,為婚約之訟。
男女有氣而無陷,得男女之力,受制不吉,妻妾聚吉,因妻得財。
臨陷地定遭劫,掠耗資財,
破軍入水位,值金生水,發于江河,定則危厄,災禍不輕。
官祿遇吉曜,為財賦之職;遇貪狼則為貪污之官。
凶居於火旺之鄉,限到辭官卸職。

章真言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紫微斗數全書-十四主星(四)七殺、破軍、貪狼

北斗星系:紫微星、貪狼星、巨門星、廉貞星、武曲星、破軍星。
南斗星系:天府星、天機星、天相星、天梁星、天同星、七殺星。
太陽、太陰為中天之星,不在南北斗之內。

七殺

七殺屬金,南斗之大殺,第五之星也。
遇紫微則化權降福,遇火鈴則為煞長威;遇凶曜於生鄉,定作屠宰;
會昌曲於要地,情性頑囂。
身煞逢凶於要地,命煞逢凶于三方,七殺並小限,必主陣亡。
會巨日於帝旺及空亡之地,刑罰不輕,爵祿淩散。
二限會身命,七殺三合對沖,雖祿無力。
秘云:「七殺居陷地,沉吟福不生。」是也。
二主值之,定歷艱辛;
二限逢之,遭殃破敗(遇帝祿而可解,遭六兇忌而命凶。)
七殺守身命作事進退,喜怒不常,
唯左右昌曲天府入廟拱照,掌生殺之權,富貴出眾。
若四煞忌星衝破,巧藝平常,陷地殘疾。
女命旺地,財權服眾,志過丈夫;四煞衝破,刑克不寧,僧道宜之。
煞湊,飄蕩流移,還俗。

破軍

破軍屬水,北斗天關第七之星,司妻妾子息奴僕之神。
在天為煞氣,在數為秏星,故化忌為秏。
主人因暴狡詐,性剛寡合,視六親為寇仇,處骨肉無仁義。
六癸六甲生人合格,主富貴;陷地加煞,妍巧殘疾,不守祖業;僧道宜之。
女人沖破,淫蕩無恥。

此星會紫微失威,逢天府則作奸犯科,
會天機則狗偷雞鳴,與廉貞火鈴同度,決起官訟;
與巨門同度,則口舌鬥爭;與刑忌同度,則終身殘疾;
與武曲同度,則東傾西敗,與文星守命,則一介貧士。
遇諸凶結黨,破敗;坐落陷地,其禍不輕,唯天梁可制其惡,天祿可解其凶。若逢流煞交並,家業落空。
與文曲入於水域,殘疾離鄉;
與文昌入于震宮,遇吉可貴,但女命逢之,無媒自嫁。
凡坐于身宮,居子午,貪狼七殺相拱,則威震華夷;
與武曲同宮,居巳亥,貪狼拱合,亦居台閣。
仍要看諸星何如,如庚癸生人雖入格,到老亦不全美。

身命在陷地,棄祖離宗;在兄弟骨肉參商;在夫妻不正,婚姻進退;
在子息先損後成;在財帛好湯澆雪;在疾厄致尪羸之疾;在遷移奔走無方;
在奴僕怨謗逃亡;在官祿清貧;在田宅陷地破蕩;在福德多災;在父母破相。


貪狼

貪狼北斗解厄之神,性屬水,體屬金,化氣為桃花,乃禍福之神。
在數則喜放蕩;
於人則矮小,其性機關,心多計較,隨波逐浪,受惡作善,奸詐瞞人,受學神仙之術;又好高吟,放蕩疏狂,作巧成拙。
入繅宮於艮位旺宮,可為祥可為禍。
會破軍亦戀酒迷花而喪命;同祿存暗秏,因以虛花。
遇廉貞則潔,見七殺配逐遭刑。
遇羊陀主漏痔病,逢刑忌則見斑痕。
二限遇吉,為福非輕,與日煞同守身命,女有偷香之態,男有穿窬之體。
諸吉壓不能為福,眾凶集愈長其奸。
以事藏機,虛花無實,與人交厚者薄薄者厚,
故雲:「七殺家身終是夭,貪狼入廟必為娼。」

若身命與破軍同宮,天馬居三合之鄉,生量之地,
男好飲並好賭博遊蕩,女無謀而自淫奔私竊,輕則隨客賓士,重則游於歌妓。
若與武曲同度,為人陷妄慳貪,每存肥己之心,並無濟人之意。
與廉貞同宮,在宮庭必定遭刑。煞星同宮,定為屠宰之人。
羊陀交阱,必作風流之鬼。昌曲同度,必多虛少實。
與七煞日月同躔,男女邪淫虛花;
與巨們交戰,口舌官非。若犯帝座,便為無益之人。
陷地逢生,又有祥端,家雖顛沛,也發一時之財。
在財帛宮會武曲太陰,則為淫伏,終非所喜。
兄弟陷宮,田宅祖業破蕩,初富後貧。
男女是非之星,不見為妙。奴僕居於廟樂,必因奴僕所破,夫妻男女不得美。夫妻疾厄與羊火暗交並,酒色之病。
遷移入土鄉,逢破軍暗煞,並流年歲煞疊並,則主遭兵破賊侵欺,貪污損人。入官祿福德相貌之宮,巧言令色,於欺可也。

 

 

章真言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紫微斗數全書-十四主星(三)天機、天同、天梁

北斗星系:紫微星、貪狼星、巨門星、廉貞星、武曲星、破軍星。
南斗星系:天府星、天機星、天相星、天梁星、天同星、七殺星。
太陽、太陰為中天之星,不在南北斗之內。

天機

天機屬木,乃南斗益壽之星也,化氣曰善,得地合之,解諸星之順逆。
于人命逢諸吉鹹集,喜行善事,勤於禮彿,敬於六親,利於林泉,
故宜為僧道。
無惡虐不仁之心,有靈機變謀之志;
淵魚察見,作事有方,女命逢之為福,逢吉為吉,遇凶為凶。
或守於身,更逢天梁,必有高藝隨身,習者詳之。

天同

天同屬水,南斗司福之神,為福德宮之主宰。
經云:
化福最喜遇吉曜,助福添祥為人廉潔,稟貌清奇有機謀,無亢不怕七煞侵。
不畏諸煞同跟,逢之一生得福,十二宮中皆為福,無破定為祥。

天梁

天梁屬土,南斗司壽之星也,化氣為蔭,福壽,乃父母之主宰,化煞為權。
于人則性情磊落,於相貌則厚重溫謙,循直無私,臨事果決;
應於身命,福及子孫。
遇昌曲于財宮,逢太陽於福德,聲名遠播,達於王室,職位屬於風憲。
若逢秏曜,更會天機,宜僧道清閒,唯亦受王家制誥。
貪狼同度,亂禮亂家;居奴僕疾厄相貌,作豐餘之論。
見囚刑必有災克之凶,遇火鈴刑暗,主有征戰之擾。
太歲沖而為槁,白虎臨豈能無災;
奏書合則有意外之榮,青龍動則有文書之喜。
小秏大秏交遇,所做無成;病符官符相侵,不為災論。
女命值此星入廟,旺夫益子;昌曲左右扶持,封贈榮華。
羊陀火忌沖破,刑剋招非,廉而不潔,僧道宜之。

章真言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紫微斗數全書-十四主星(二)廉貞、天相

北斗星系:紫微星、貪狼星、巨門星、廉貞星、武曲星、破軍星。
南斗星系:天府星、天機星、天相星、天梁星、天同星、七殺星。
太陽、太陰為中天之星,不在南北斗之內。

廉貞

廉貞屬火,北斗第五星也,在鬥司品職,在數為官權,
臨廟旺之宮,犯官符之撓,後化為煞,作禍作殃。
觸之而不可解,遇之而不為祥。主人性貌勇暴,不習禮義,
遇帝座則主執威權,遇祿存則主大富,遇昌曲則主施禮樂,遇七殺則顯武功。
在官祿為官星,與凶忌同宮,主勞碌;在身命為次桃花。
居十二宮則暗晦,迷花而致訟。
與巨門交於他處,是非並起。
官符逢財星會耗,祖產必破蕩,遇刑忌濃血不免,
迎白虎則刑杖難逃,會武曲在刑制之鄉,恐木壓蛇傷之擾;
同大耗居陷地,防投河自縊之憂。
破軍同日月以齊行,災而不免;限逢至此,災不可擾。
身命遇吉則福應,逢凶則不慈。若處他宮,福禍宜詳。


天相

天相屬水,南斗司爵之星,為福善,化氣曰印,是為宮祿文昌之位。
人命逢之,豐厚從實,至誠焦妄,言語端實,事不虛偽,
見難則有惻隱之心,見九事有抱不平之氣。
官祿得之,顯榮,帝座合之,爭權。能佐日月之祥,兼化廉貞之惡,
身命得之而榮耀,子息得之而續昌。
十二宮中皆為祥福,不隨惡而變志,不因煞而改移。
限步逢之,富不可量。
此星若臨生旺之鄉,雖不逢帝座,若得左右,則助其威權;
居閑弱之地,也作貴論。
二限逢之,富貴也。

章真言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紫微斗數歌訣(起例訣)

希夷仰觀天上星,作為斗數推人命,不依五星要過節,只論年月日時生。

先安身命次定局,紫微天府佈諸星,劫空殤使天魁鉞,天馬天祿帶煞神。

前羊後陀併四化,紅鸞天喜火鈴刑,二主大限併小限,流年後方安斗君。

十二宮分詳廟陷,流年禍福此中分,祿權科忌為四化,唯有忌星最可憎。

大小二限若逢忌,未免其人有災迍。科名科甲看魁鉞,文昌文曲主功名。

紫府日月諸星聚,富貴皆從天上生,羊陀火鈴為四煞,沖命沖限不為榮。

殺破貪狼俱作惡,廟而不陷掌三軍,魁鉞昌加無吉應,若還命限陷尤嗔。

尚有流羊陀等宿,此與太歲從流行,更加喪吊白虎湊,殤使可以斷生死。

若有同年同月日,禍福何有不準乎。不準俱用三時斷,時有差遲不可憑。

此是希夷真口訣,學者需當仔細精,後具星圖併論斷,其中部訣最分明,

若能依此推人命,何用琴堂講五星。

章真言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紫微斗數歌訣(紫微廟陷訣)

廟:為星曜最強、最明亮之情況。

旺:為次於廟。

利:為平。

陷:表示星曜處於最黯淡或最弱之情況。

紫微天機子午宮,太陽巨相寅申中,天府七殺辰戌利,巳亥之中忌天同。

廉貞最好未申廟,貪武天梁辰戌同,子午寅申陰化吉,若還遇惡有何榮。

巳酉丑中昌曲貴,寅午戌上不豐隆,破軍子午真得利,左右更喜紫微宮。

祿存切忌火空劫,辰戌丑未擎羊雄,寅申巳亥陀羅廟,二星八位五雷同。

科權祿陷嫌加煞,若然遇之限亨通,更有鈴星東南美,寅午戌中是廟宮。

章真言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紫微斗數歌訣(斗數骨髓賦)

太極星躔乃群宿眾星之主。天門運限,即扶身助命之源。

在天則運用無常,在人則命有格局。先明格局,次看惡星。

如有同年同月同日同時而生,而有貧賤富貴壽夭之異,

或在惡限積百之金銀,或在旺鄉遭連年之困苦,

禍福不可一途而惟吉凶不可一例而斷。

要知一世之榮枯,定看五行之宮位。立命可知貴賤,安身即曉根基。

第一先看福德,在三細考遷移,分對宮之體用,定三合之源流,

命無正曜,夭折孤貧,吉有凶星,美玉瑕玷。

既得根源堅固,須知合局相生,堅固則富貴延壽,相生則財官昭著。

命好身好限好,到老榮昌。命衰身衰限衰終身乞丐。

夾貴夾祿少人知,夾權夾科世所宜。

夾日夾月誰能遇,夾昌夾曲主貴兮。

夾空夾劫主貧賤,夾羊夾陀為乞丐。

廉貞七殺反為積富之人。天梁太陰卻作飄蓬之客。

廉貞主下賤之孤寒,太陰主一生之快樂。

先貧後富,須還命值武貪。先富後貧,只為運逢劫殺。

出世榮華,權祿守財官之位。生來貧賤,劫空臨財褔之鄉。

文昌武曲,為人多學多能,左輔右弼秉性克寬克厚。

天府天相乃為衣祿之神,為仕為官定主亨通之兆。

苗而不秀,科名陷於凶神。發不住財祿主纏於弱地。

七殺朝斗,爵祿榮昌。紫府同宮,終身褔厚。

紫微居午無殺湊,位至公卿。天府臨戌有星扶,腰金衣紫。

科權祿拱,名譽昭彰。武曲廟垣,威名顯赫奕。科明祿暗,位列三台。

日月同臨,官居侯伯。巨機同宮,公卿之位。貪鈴並守,將相之名。

天魁天鉞,蓋世文章。天祿天馬,驚人甲第。左輔文昌會吉星尊居八座。

貪狼火星居廟旺名鎮諸邦。巨日同宮,官封三代。紫府朝垣,食祿萬鍾。

科權對拱,躍三汲於禹門。日月並明,佐九重於堯殿。

府相同來會命宮,全家食祿。三合明珠生旺地,穩步蟾宮。

七殺破軍宜出外,機月同梁作吏人。紫府日月居旺地,斷定公侯器。

日月科祿丑宮中,定是方伯公。天梁天馬陷,飄蕩無疑。

廉貞殺不加,聲名遠播。日照雷門,榮華富貴。月朗天門,進爵封侯。

寅逢府相,位登一品之榮。墓逢左右尊居八座之貴。梁居午位,官資清顯。

曲遇梁星,位至台綱。科祿巡逢,周勃欣然入相。文星暗拱,賈誼允矣登科。

擎羊火星,威權出眾同行貪武,威壓邊夷。李廣不封,擎羊逢於力士。

顏回夭折,文昌陷於殀殤。仲由猛烈,廉貞入廟遇將軍。

子羽才能,巨宿同梁沖且合。寅申最喜同梁會,辰戌應嫌陷巨門。

祿倒馬倒,忌太歲之合劫空。運衰限衰,喜紫微之解凶惡。

孤貧多有壽,富貴即夭亡。吊客喪門,綠珠有墜樓之厄。

官符太歲,公冶有嫘絏之憂。限至天羅地網,屈原有溺水而亡。

運逢地劫地空,阮籍有貧窮之苦。文昌文曲會廉貞,及喪命夭年。

命空限空無吉湊,功名蹭蹬。生逢地空,猶如半天折翅。

命中遇劫,恰如浪裡行舟。項羽英雄,限至天空而喪國。

石崇富豪,限行地劫以亡家。呂后專權,兩重天祿天馬。

楊妃好色,三合文曲文昌。天梁遇馬,女命賤而且淫。

昌曲夾墀,男命貴而且顯。極居卯酉,多為脫俗之僧。

貞居卯酉,定是公胥之輩。左府同宮,尊居萬乘。廉貞七殺,流蕩天涯。

鄧通餓死,運逢大耗之鄉。夫子絕糧,限到天殤之內。鈴昌陀武,限至投河。

巨火擎羊,終身縊死。命裡逢空,不飄流即主疾苦。

馬頭帶劍,非殀折即主刑傷。子午破軍,加官進爵。昌貪居命,粉身碎屍。

朝斗仰斗,爵祿榮昌。文桂文華,九重顯貴。丹墀桂墀,早遂青雲之志。

合祿拱祿,定為巨擘之臣。陰陽會昌曲,出世榮華。輔弼遇財官,衣緋著紫。

巨梁相會廉貞併,合祿鴛鴦一世榮。武曲閒官多手藝,貪狼陷地作屠人。

天祿朝垣,身榮貴顯。魁星臨命,位列三台。

武曲居乾戌亥上,最怕太陰逢貪狼。化祿還為好,休向墓中藏。

子午巨門,石中隱玉。明祿暗祿,錦上添花。

紫微辰戌遇破軍,富而不貴有虛名。昌曲破軍逢,刑剋多勞碌。

貪武墓中居,三十才發褔。天同戌宮為反背,丁人化吉主大貴。

巨門辰戌為陷地,辛人化吉祿崢嶸。巨機酉上化吉者,縱遇財官也不榮。

日月最嫌反背,乃為失輝。身命定要精求,恐差分數。

陰騭延年增百褔,至於陷地不遭傷。

命實運堅,槁苗得雨,命衰限衰嫩草遭霜。

論命必推星善惡,巨破擎羊性必剛。府相同梁性必好,失劫空貪性不常。

昌曲祿機清秀巧,陰陽左右最慈祥。

武破廉貪沖合,曲全固貴羊陀七殺相雜,互見則傷。

貪狼廉貞破軍惡,七殺擎羊陀羅凶。火星鈴星專作禍,劫空殤使悔重重。

巨門忌星皆不吉,運身命限忌相逢。更兼太歲官符至,官非口舌決不空。

吊客喪門又相遇,管教災疾兩相攻。七殺守命終是夭,貪狼入命必為娼。

心好命微亦主壽,心毒命薄亦夭亡。

今人命有千金貴,運去之時豈久長,數內包藏多少理,學者須當仔細詳。

章真言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紫微斗數歌訣(發微論)

白玉蟾先生曰:

觀天斗數與五星不同,按此星辰與諸術大異。

四正吉星定為貴,三方煞拱少為奇,對照兮詳凶詳吉,合照兮觀賤觀榮。

吉星入垣則為吉,凶星失地則為凶。

命逢紫微,非特壽而且榮,身遇煞星,不但貧而且賤。

左右會於紫府,極品之尊,科權陷於凶鄉,功名蹭蹬。

行限逢乎弱地,未必為災,立命會在強宮,必能降福。

羊陀七殺,限運莫逢,逢之定有刑傷,天哭喪門,流年莫遇,遇之實防破害。

南斗主限必生男,北斗加臨先得女。

科星居陷地,燈火辛勤,昌曲在弱鄉,林泉冷淡。

奸謀頻設,紫微愧遇破軍;淫奔大行,紅鸞差逢貪宿。

命身相剋,則心亂而不閒;玄媼三宮,則邪淫而耽酒。

殺臨三位,定然妻子不和,巨到二宮,必是兄弟無義。

刑殺守子宮,子難奉老,諸凶照財帛,聚散無常。

羊陀守疾厄,眼目昏盲,火鈴到遷移,長途寂莫。

尊星列賤位,主人多勞;惡星應命宮,奴僕有助。

官祿遇紫府,富而且貴;田宅遇破軍,先破後成。

褔德遇空亡劫,奔走無方,相貌加刑煞,刑剋難免。

後學者執此推詳,萬無一失。

章真言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紫微斗數歌訣(太微賦-白話補述)

斗數至玄至微,理旨難明。雖設問於百篇之中,猶有言而未盡。
至如星之分野,各有所屬,壽夭賢愚,富貴貧賤,不可一概議論。
其星分佈一十二垣,數定乎三十六位,入廟為奇,失度為虛。
大抵以身命為福德之本,加以根源,為窮通之資。
星有同躔,數人分定,須明其生克之要,必詳乎得垣失度之分。
觀乎紫微舍躔,司一天儀之象,卒列宿而成垣。
土星苟居其垣,若可動移;金星專司財庫,最怕空亡。
帝居動則列宿賓士,貪守空而財源不聚。各司其職,不可參差。
苟或不察其機,更忘其變,則數之造化遠矣。

例曰:

祿逢衝破,吉處藏凶。

假如身、命宮逢祿存,或三合有祿,卻遭忌星衝破,反為凶兆。如限步到祿位,凶星同聚,亦為凶斷也。

按:所謂吉處藏凶,比如成功在望,偏偏又橫生枝節,弄得雞飛蛋打,煮熟的鴨子也會飛。祿忌同宮,為衝破,祿本宮,忌對宮,亦為衝破。限步同論。

馬遇空亡,終身奔走。

假如甲生人之截路空亡在正空在申,旁空在酉,若在申守命亦有天馬同宮,為馬遇空亡,主人終身奔走。甲年生人在申安命逢天馬,丙辛生人在巳安命逢天馬,丁壬生人在寅安命逢天馬。又如安命寅申巳亥,逢六甲空亡於此,亦是。

按:空亡,指截空、旬空、劫空是也。

生逢敗地,發也虛花。

假如命宮納音屬水,安命酉宮,金水長生在申,酉即是沐浴也,敗地,又加刑忌諸凶,雖發亦主虛花。餘則水土敗在酉;木敗在子;火敗在卯;金敗在午,立命於此亦為身逢敗地。

絕處逢生,花而不敗。

假如水土生人(命宮納音所屬)安命在巳,而巳為水土所絕之地,卻得金星生於巳,則金生水於巳位,雖絕不絕,為母來救子之理。巳中丙火乘旺,火又生土。縱寅申巳亥為四絕,又為四生,故曰:「五行絕處即是胎元,生日逢之,名曰受氣」。其餘金局命在寅、火局命在亥、木局命在申亦同此理。

按:如張學良之命,水二局生人,立命巳宮,本為水之絕地,得武曲金星守命,反主絕外逢生,長壽。

星臨廟旺,再觀生克之機;命坐強宮,細察制化之理。

假如水土生人墓庫在辰,若辰為財帛宮,謂之財庫;辰為官祿宮,謂之官庫;化祿星在辰,謂之天庫;耗煞在辰,謂之空庫;辰居遷移宮,謂之破庫。凡辰戌丑未為四墓庫,此者依納音而取。

日月最嫌反背。

假如日在酉戌亥子丑,月在卯辰巳午未,皆為反背。仍看上弦下弦,月在下弦望日吉,下弦晦日凶。若日月同垣,便看人生時,日(生人)喜太陽旺,夜(生人)喜太陰廟,方可論禍福。日月反背,主人父母不得力,無情之義也。

按:日月守父母宮亦然,旺地得力,緣份佳,陷地不得力,緣份薄。

祿馬最喜交馳。

假如甲年生者,祿存在寅,若逢申子辰年生者,天馬亦在寅,此謂之得地,乃系祿馬交馳。或化祿星與天馬同宮亦謂之祿馬交馳。

按:三合天馬,有祿存或化祿,亦謂之祿馬交馳。

空亡定要得用,天空最為緊要。

論身命宮納音,金空則鳴,火空則發,二限逢之反為福論。若水空則泛,木空則折,土空則陷,為禍矣。

按:此處之空,當指命宮五行局而言。空亡有幾種,有天空地劫,有截路空亡,有旬中空亡,另外還有一個「天空」星在生年支前一宮,其中以天空地劫,以生年支前一位之「天空」為禍最大。截空和旬空于命宮,為禍很輕,金局逢空則鳴,火局逢空則發。

若居敗地,專看扶持之曜,大有奇功。

假如命在敗絕之地,但得祿存及化祿扶持則美,化悔為祥也。

紫微天府,全依輔弼之功。

假如命逢紫府,又得輔弼守照,終身富貴。如無輔弼,非上上之格。

七殺破軍,專依羊鈴之虐。

假如身命遇七殺、破軍,又會羊、鈴守照,有制方可,無制凶甚。

按:七殺、破軍與羊陀火鈴同宮或會合多主凶,有紫微、祿存會合可解部份凶性。

諸星吉,逢凶也吉,諸星凶,逢吉也凶。

假如身命三方凶多吉少,則吉格遭侵;假如吉多凶少,則凶命有救。此須看吉凶星得垣失陷,與夫生克制化,以定禍福。

輔弼夾帝為上品,桃花犯主為至淫。

帝即紫微,入命、身宮得輔弼來夾為富貴之格,三合亦然。假如身、命宮紫微與貪狼同垣,為「桃花犯主」之格,男女邪淫,多詐而擅用計謀,若得三合輔弼,貪狼受制,則不必拘此論也。

君臣慶會,才學經邦。

假如紫微得天相、天府、文曲、文昌、左輔、右弼、三台、八座等吉星助之,三合照臨,為「君臣慶會」,逢之無不富貴。但有金星與刑忌四煞同度,謂之奴欺主、臣蔽君,反為禍亂,至須詳論。

魁鉞同行,位居台輔;祿文拱命,富而且貴。

假如魁鉞分守身命,兼得權祿昌曲吉曜來拱,無不富貴,但有刑忌相沖則平常,只宜僧道。

馬頭帶箭,鎮禦邊疆。

假如午宮安命,天同太陰或貪狼坐命,丙戊年生人擎羊同宮,逢之化吉,雖以羊刃在命亦為美論,富貴皆可許也,只是不耐久。

按:女命不宜。同陰在午懼火鈴破格,主大凶。

刑囚夾印,刑杖惟司。

假如身、命有天相,卻被羊、貞夾之,主人遭官非受刑杖,終身不能發達。

按:此為“刑囚夾印”格,犯者必有牢獄。廉貞天相在午宮坐命,丙、戊年生人;在子宮坐命,壬年生人合此格。

善蔭朝綱,仁慈之長。

天機化善,天梁為蔭星,假如機、梁二星守身、命在辰戌宮,兼化吉相助,以為富貴,加刑忌耗煞,僧道宜之。

按:天機善星,天梁蔭星、大人星,會照顧人家,有愛心,機梁守遷移宮亦作此論。加煞眾,多是江湖術士,幫會領袖,思想革新者。

貴入貴鄉,逢之富貴。

假如身、命遇有貴人,又兼吉曜,權、祿來助,逢之無不富貴,限遇之亦主發福。

財居財位,遇者富奢。

假如紫微、天府、武曲、太陰居財帛之宮,又兼化權、化祿及祿存,必主富奢,二限若逢,大主發跡。

按:大小二限及流年命宮或財帛宮逢此,同論。

太陽居午,謂之日麗中天,有專權之貴、敵國之富。

假如身、命坐于午宮,與太陽同值,庚、辛年生者富貴全美。女人逢之旺夫益子。按:癸年生人亦主富貴。

太陰居子,號曰水澄桂萼,得清要之職、忠諫之材。

太陰天同在子坐命,丙丁年夜生人主富貴全美,無私曲,正直君子。

按:癸年生人亦主富貴。餘年生者則否。

紫微輔弼同宮,一呼百喏,居上品。

假如紫微居於身、命,複有輔、弼同宮來扶持,終身全美,富貴之論。

文耗居寅卯,眾水朝東。

假如身、命居寅卯,破軍坐命與文昌或文曲同宮,倘有刑煞沖照,主一生驚駭,終身辛苦,勞心費力。限步到此,需逢吉則平,遇凶更不吉。

按:破軍、文曲皆屬水,寅卯為東方。

日月守不如合照,福蔭聚不怕凶危。

假如日月守身命,雖遇吉曜不為全美,如逢凶星定有凶災。如是三合於命身而兼化吉,以為美也。福乃天同,蔭乃天梁,二星如在身、命,逢吉不怕凶危,然有耗劫刑忌不為美也。

貪居亥子,名為氾水桃花。

貪狼在亥或子宮坐命,逢吉曜以為吉論,如遇刑忌,男浪蕩,女淫娼。惟于他宮有貪狼守命、身,吉眾尤可,凶多較亥子為禍略輕而已。

按:遇空亡同值可解桃花之不良。

刑遇貪狼,號曰風流彩杖。

假如貪狼,陀羅同垣身命于寅宮,主為人聰明,更主風流,若遇閑宮則平矣。

按:不論何宮安命,凡貪狼與擎羊或陀羅同宮皆如此論。女命貪狼加羊陀,淫亂,男命貪狼加羊陀,色中餓鬼。

七殺、廉貞同位,路上埋屍。

假如身命得二星守之,加化忌耗煞,則依上斷,或在遷移宮亦然。

破軍暗曜同鄉,水中作塚。

按:此處不可解,暗曜指巨門,破軍不可能與巨門同宮或加會,亦不可能分守命、身。據雲鬥數中其他派別尚有此一說。

祿居奴僕,縱有官也奔馳。

假如身命宮平,奴僕宮得祿存或化祿化權二吉曜可作美論,只是勞碌。

按:奴僕屬陷宮,不一定落吉星才好。吉星宜落命宮三方四正,才是美格。奴僕宮再好,也不能使自己富貴起來。斷命時須注意此點。

帝遇凶徒,雖獲吉而無道。

假如紫微守身、命,逢遇四煞以及眾惡,雖吉亦無道,每每主人心術不正。

帝坐命庫,則曰金輿扶輦;福安文曜,謂之玉袖添香。

假如紫微守命午宮,有吉曜者,謂之金輿扶輦,必主大權之職,逢刑忌則平常。福德宮逢昌曲,吉曜來扶,必廟堂朝尊,謂之玉袖添香。

按:福德宮落昌曲,多主其人有名士風度,且一生多有豔福。大多自己在外亂搞,金屋藏嬌,而老婆卻蒙在鼓裏。

太陽會文昌於官祿,皇殿首班,富貴全美。

假如太陽廟旺同文昌于官祿宮,命逢吉曜富貴,可作宰相之職也。

太陰同文曲于妻宮,蟾宮折桂,文章令盛。

假如太陰、文曲二星同值于夫妻宮,又兼吉曜來扶,而限步逢此,男主折桂,女主招受封贈。

按:此處言必須大限逆行,方能行至夫妻宮,始論之。太陰廟旺,守身宮更佳。男命太陰入廟與文昌或文曲在夫妻宮,從事學問和技藝能成名,或因女人之助力而功成名就,或得賢良美貌之妻,因妻而致富致貴。太陰化祿于妻宮,主得妻財以成事業。

祿存守於田、財,則堆金積玉。

假如祿存守于田宅或財帛宮,多主大富。

按:此亦不儘然。祿存守于田宅宮,多僅主小康,若論大富與否尚須以命宮三方吉凶為主。

財蔭坐於遷移,必巨商高賈。

財即武曲,蔭即天梁,此二星或一化權、祿與吉曜同坐遷移宮,必作鉅賈高賈。若加刑忌煞湊則平常。

按:此格多是商人。武曲、天梁逢吉化並與吉曜同值才作鉅賈論之。

殺居絕地,天年夭似顏回。

假如命坐寅申巳亥,逢七殺加刑忌,主不吉,雖有吉曜,惟仍慮凶限臨之,則凶矣。

按:有長生十二神之「絕」同垣。

貪坐生鄉,壽考永如彭祖。

假如命坐寅申巳亥,逢貪狼坐長生之地,又加吉星,主體健壽考。

按:有長生十二神之「長生」同垣。貪狼在卯酉有吉,亦主高夀。

耗居祿位,沿途乞食。

假如耗星(即破軍)守官祿宮按:此必為七殺守命宮,又逢刑忌,方作此論。

貪會旺宮,終身鼠竊。

貪狼守命,寅午戌生人命坐午宮,巳酉醜生人命坐酉宮,亥卯未生人命坐卯宮,申子辰生人命坐子宮,為「貪會旺宮」,不聚財,加煞則主貧窮,淪為偷竊之輩。

按:有煞星守照,其人善於巧騙,騙財、騙色、騙二兩小面均算在內,並非一定是強盜。有吉星者,能將鉅款「融資」進自己腰包。

忌暗同居命宮、疾厄,困弱尫羸

假如身、命宮或疾厄宮有巨門陀羅同守,主為人貧困而體弱,終身不能發旺。此所謂忌者,乃指陀羅煞曜,暗乃指巨門也。

注:巨門化忌守命亦作此論。

凶星會于父母、遷移,刑傷破祖。

假如四煞諸惡居父母宮及遷移宮,刑傷父母可知,出外離祖,亦多災咎。

按:父母宮、遷移宮俱逢凶星會合,作此論。父母宮又稱作「相貌宮」,值煞星多面有斑痕,頭面受過傷,不然也要秉承雙親的一些壞德性。

刑殺同廉貞於官祿,枷扭難逃。

刑即擎羊,假如刑殺廉貞值官祿之宮,流年二限到此,若不為禍定遭刑。

按:擎羊廉貞在官祿,或擎羊七殺廉貞在官祿宮,主有牢獄之災。大小二限的官祿宮或流年的官祿宮逢此,當主此限或此年入獄,不然他禍。廉貞在官祿宮化忌亦然。

官府加刑殺於遷移,離鄉遭配。

假如流年官符與生年官府合刑殺與遷移,大限或小限到此,必遭刑配或離祖。

按:離祖的情況較少。原命遷移宮有七殺、擎羊(或陀羅)、官府(或力士),註定有牢獄之災。大小二限或太歲行至遷移宮,又有流年官符同守或會合,當於此時入獄。命宮有這種組合也屬坐牢之命。

善蔭守於空位,天竺生涯。

假如命、身宮有天梁與天空或截空同宮,而又有天機、天同三合沖照,每多主人為僧為道,隱跡山林。此命若得吉煞猶可居俗,逢凶不為美論,僧道宜之。

按:命宮或遷移宮有天機天梁同守,遇空亡,其人哲學氣質很濃,會信仰宗教,或迷信算命,要他做無神論者是不可能的。

輔弼單坐命宮,離宗庶出。

假如身、命無正曜,只有左輔或右弼守值或得拱照,主為偏房所生,亦主自幼離宗別祖。惟庶出者可允美論,但須三方眾吉拱沖,見紫府於財、遷、官者尤吉。

按:今人輔弼單坐命宮,庶出者極少,赴外地謀生者多。

七殺臨於身命,逢擎羊陣戰而亡。

假如命或身宮坐七殺(注:身命同宮值七殺尤忌),又人失陷擎羊同守,已主非常之不吉,再加三方凶多吉少,而四煞俱見,更且大小二限亦均躔於惡曜失陷之地,刑忌並臨,每主是年喪亡,輕則官非破財,惟見災則能免禍。

羊鈴合于命宮,遇白虎須當刑杖。

命宮有羊、鈴合守,三合更見廉貞、七殺,及破軍、陀羅等刑忌惡宿,更遇流年白虎加臨命宮(此流年歲前諸星,如亥年白虎入未宮,酉年白虎入巳宮,有生年白虎合守亦是),當年必主官非牢獄,重者刑罰喪命。煞少者疾病或破財方消災禍,如是則可免凶。

按:此類多是黑道人物。

發于吉曜,流煞怕逢破軍。

假如命或身宮有刑忌(注:天刑或擎羊,化忌或陀羅)及官符與煞同垣(命有官符,必有羊陀之一同宮),大小二限於行運中皆逢吉曜,亦可小發財,惟流年太歲及小限皆逢惡曜,縱大限吉利,亦每主災禍難免,尤太歲或流煞入命或照命為甚,羊陀重疊尤凶。官府守命、身,遇吉限仍可有為,然官符與破軍守命或身,逢流煞加臨則否。

羊鈴憑太歲以引行,病符官皆作禍。

命或身宮有羊、鈴二煞曜坐守,為不吉之命,倘逢流年太歲巡行于命或身宮,蓋羊、鈴專依太歲而肆凶,如是二者逢遇則興禍生災,對命主至為不利。再若命內既犯病符及官府,再逢流年之病符官符,每生口舌官非之災禍,並罹疾病。

奏書、博士與流祿,盡作吉祥;力士將軍及青龍,顯其權勢。

命得博士、奏書或將軍守垣,逢流年祿存同值或拱沖,主是年吉利。命、身宮各有將軍或力士、青龍同守,再加命、身得眾吉守照而無四煞諸惡衝破,多主武貴。

童子限如水上泡漚,老人限似風中燃燭。

童子小兒命、身若是均值煞惡之星,既得刑囚耗忌,又為空劫所夾或三合拱照,幼時大限複行空亡煞陷之地,小限亦行惡地交會四煞及刑囚殺忌,太歲亦然,則每主夭折。老人大限若行煞陷囚刑耗忌七殺及傷使夾持之地,而命、身既吉惟小限及太歲均陷凶垣,且遇空劫等惡,每主是年亡故,否則罹疾臥榻,至險。

遇殺無制,乃流年最忌

假如命或身宮有煞星坐守,最喜有剋星制之,並喜地垣加克,如火煞入水宮皆為受制,不能任意肆凶則吉。倘若煞星守命、身於無制之地,如金煞入水鄉或木垣,無火星克制,則必興災禍,尤逢流年太歲與之同值或衝動時最易肆凶。

人生榮辱,限元必有休咎。

乃謂人生必有榮辱,而大小二限之運步亦有禍福,如是榮辱禍福皆有定數,悉有天意,故“達人知命”,趨吉避凶,不事逆悖,多可化險矣。

處世孤貧,命限逢乎駁雜。

此謂之「處世」,非指為人為事之智愚賢惡而言,而是純指「營生」之義。此外則指人之孤貧,與上智下愚並無絕對關聯,則智者未必不孤貧,愚者亦未必皆孤貧,何以故?命好命壞使然也。凡孤貧之人,其命每多駁雜,亦定數耳。

學者至此,誠玄微矣。

斗數命理,至玄至微,易學難精,人人皆可涉獵,以明其法、以窺其奧、以辨造物之旨義。然此道家秘術,端賴習者心性之玲瓏剔透,悟力之清澈澄明,巨細無遺,觸類旁通,庶能入浩翰而索一得,粗識玄微可也。

 

章真言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紫微斗數-太微賦

  斗數至玄至微,理旨難明。雖設問於百篇之中,猶有言而未盡。
至如星之分野,各有所屬,壽夭賢愚,富貴貧賤,不可一概議論。
其星分佈一十二垣,數定乎三十六位,入廟為奇,失度為虛。
大抵以身命為福德之本,加以根源,為窮通之資。
星有同躔,數人分定,須明其生克之要,必詳乎得垣失度之分。
觀乎紫微舍躔,司一天儀之象,卒列宿而成垣。
土星苟居其垣,若可動移;金星專司財庫,最怕空亡。
帝居動則列宿賓士,貪守空而財源不聚。各司其職,不可參差。
苟或不察其機,更忘其變,則數之造化遠矣。

例曰:

祿逢沖破,吉處藏凶,馬遇空亡,終身奔走。

逢敗地發也虛花,絕處逢生生花而不敗。

星臨廟旺,再觀生剋之機,命生強宮,細察制化之理。

日月最嫌反背,祿馬最喜交馳。

倘居空亡,得失最為要緊,若逢敗地,扶持大有奇功。
本段文另有書印為~
空亡定要得用,天空最為緊要。若居敗地,專看扶持之曜,大有奇功。)

紫微天府全依輔弼之功,七殺破軍專依羊鈴之虛。

諸星吉逢凶也吉,諸星凶逢凶也凶。

輔弼夾帝為上品,桃花犯主為至淫。

君臣慶會,才擅經拜,魁鉞同行,位至台輔。

祿文拱命,富而且賢,日月夾財,不權則富。

馬頭帶劍,鎮衛邊疆,刑困夾印,刑杖惟司。

善廕朝綱,仁慈之長,貴入貴鄉,逢者富貴,財居財位,遇者富奢。

太陽居午謂之:日麗中天,有專權之貴,敵國之富。

太陰居子號曰:水澄桂萼,得清要之職,中諫之材。

紫微輔弼同宮,一乎百諾居上品,文耗居寅卯,謂之眾水朝東。

日月守不如照合,廕福聚不怕凶危。

貪居亥子,名為氾水桃花;刑遇貪狼,號曰風流彩杖。

七殺廉貞同位,路上埋屍,破軍暗曜同鄉,水中作塚。

祿居奴僕縱有官也奔馳,帝遇凶徒雖獲吉而無道,

帝坐金車則曰金輿扶輦,福安文曜謂之玉袖天香。

太陽會文昌於官祿,皇殿朝班,富貴全美,

太陰會文曲於妻宮,蟾宮折桂,文章令盛。

祿存守於田財,堆金積玉;財蔭坐於遷移,巨商高賈。

耗居祿位,沿途乞食;貪會旺宮,終身鼠竊。

殺居絕地,天年夭似顏回,貪坐生鄉,壽考永如彭祖。

忌暗同居身命疾厄,沉困尪贏,凶星會於父母遷移,刑傷產室,

刑煞同廉貞於官祿,枷扭難逃;官府加刑煞於遷移,離鄉遭配。

善福於空位,天竺生涯,輔弼單守命宮,離宗庶出。

七殺臨於身命加惡煞,必定死亡,鈴羊合於命宮遇白虎,須當刑戮。

官符發於吉曜流煞,怕逢破軍,羊鈴憑太歲以引行,病符官符皆坐禍。

廣書博士與流祿,盡作吉祥,力士將軍同青龍,顯其權勢。

童子限如水上泡漚,老人限似風中殘燭。

遇煞無制乃流年最忌,人生榮辱限元必有休咎,

處事孤貧數中,並無駁雜學者,至此誠玄微矣。

章真言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紫微斗數歌訣安星訣

安命身宮訣:
寅起正月,順數至生月,逆數生時為命宮
寅起正月,順數至生月,順數生時為身宮 

定十二宮:
男女俱從逆轉:
一命宮、二兄弟、三夫妻、四子女、五財帛、六疾厄、
七遷移、八奴僕、九事業、十田宅、十一福德、十二父母 

五行寅例:
甲己年生起丙寅。乙庚年生起戊寅。丙辛年生起庚寅。
丁壬年生起壬寅。戊癸年生起甲寅。

安南北斗諸星訣:
紫微天機逆行旁。隔一陽武天同當。又隔二位廉貞地。空三復見紫微郎。
天府太陰與貪狼。巨門天相及天梁。七殺空三破軍位。八星順數細推詳。

安文昌文曲星訣(論時):
子時戌上起文昌。逆到生時是貴鄉。文曲數從辰上起。順到生時是本鄉。
文昌星自戌上起子時,如人生子時即於戌宮安,若丑時逆至酉宮安之。
文曲星從辰上起子時,如人生子時即於辰宮安,若丑時順至巳宮安之餘宮八仿此。

安左輔右弼星訣(論月):
左輔正月起於辰。順逢生月是貴方。右弼正月宮尋戌。逆至正月便調停。
左輔從辰上起正月順行,如正月生者就辰宮安之。
二月在巳宮,右弼從戌宮逆轉如正月便成戌宮安之,二月在酉宮餘仿北。

安天魁天鉞訣(論年天干):
甲戊庚牛羊。乙己鼠猴鄉。六辛逢虎馬。壬癸免蛇藏。丙丁豬狗位。
此是貴人方,二星主科甲身命,若逢之金榜提名。

安天馬(論年支):
寅午戍年馬居申。申子辰年馬居寅。巳酉丑年馬居亥。亥卯未年馬居巳。
如安命在辰戌丑未,遇夫妻宮在寅申巳亥,有天馬若得同位或三方照臨,必主男為官女封贈,不然祿馬交馳亦吉。

安祿存星訣:
甲祿到寅宮。乙祿居卯府。丙戊祿在巳。丁己祿在午。
庚祿定居申。辛祿酉上補。壬祿亥中藏。癸祿居子戶。

安擎羊陀羅二星訣:
祿前擎羊後陀羅。夾限逢凶禍患多。歲限逢之俱不利。人生遇此莫蹉跎。
此二星隨祿存安之,前安擎羊祿後安陀羅。
若癸祿於子丑宮,安擎羊亥宮安陀羅,餘此仿此。  

安火鈴二星訣:
申子辰人寅戌揚。寅午戌人丑卯方。巳酉丑人卯戌位。亥卯未人酉戌房。
以生年地支尋子時起點,再順數至生時。  

安祿權科忌四星變化訣(論年干):
甲廉破武陽為伴。乙機梁紫月交侵。丙同機昌廉貞位。丁月同機巨門尋。
戊貪月弼機為主。己武貪梁曲最平。庚日武陰同為首。辛巨陽曲昌至臨。
壬梁紫府武宿是。癸破巨陰貪狼停。
如甲生人廉貞化祿破軍化權武曲化科太陽化忌,餘此仿此。  

安天空地劫訣(論時):
亥上起子順安劫。逆向便是天空鄉。
如子時生者劫空,俱在亥宮。
若丑時生者幼順在子宮,空逆於戌宮。
若午時生者,劫空俱在巳上安之。  

安天傷天使訣:
命前六位是天傷。命後六位天使當。
天傷安在奴僕宮,天使安在疾厄宮。
身與歲限夾在傷使中間,謂之加夾地更加惡曜多凶。  

安十二宮太歲煞祿訣:
博士力士青龍續。小耗將軍及奏書。蜚廉喜神病符錄。天耗伏兵至宮府。
吉凶從此分禍福。
欲知不論男女命尋祿存星起陽男陰女順堆,論陰男陽女逆流行。
博士聰明力士權。青龍喜氣小耗錢。將軍威武奏書福。蜚廉主弧喜神延。
病符對疾耗退祖。伏兵宮府口舌纏。生年坐守十二煞。方敢斷人禍福源。  

安天刑天姚星訣:
天刑星從酉上起正月順至本生月便安之。天姚從丑上起正月順至本生月即安之。  

安三台八座二星訣:
三台尋左輔將初一日加在左輔宮,順行至本生日安之。
八座尋右弼將初一加右弼宮逆行至本生日安之。  

安天哭天虛星訣(論年支):
天哭天虛起午宮。午宮起子兩分蹤。哭逆巳兮虛順未。數到生年便居中。  

安龍池鳳閣訣(論年支):
龍池子順辰。鳳閣子戌逆。  

安台輔封訣:
由午宮起子順數到本生時安之。  

安封誥訣:
由寅起宮子順數至本生時安之。

安長生.沐浴.冠帶.臨官.帝旺.衰.病.死.墓.絕.胎.養:
男命順數、女命逆數。
火局命寅起長生。木局命亥起長生。水局命申起長生。
金局命巳起長生。土局命申起長生。  

安紅鸞天喜訣:
卯上起子逆數之。數到當生太歲支。坐守此宮紅鸞位。對宮天喜不差移。
年少婚姻喜事奇。老人必主喪其妻。三十年前為吉曜。五十年後不相宜。  

安喪門.白虎.吊客.官府四飛星訣:
流年太歲前二位是喪門。後二位是吊客。喪門對照安白虎。吊客對照安官府。
歲君前二喪門。後二宮中吊客存。對照喪門安白虎。吊客對照安官府。  

安斗君訣(月將星):
於流年太歲宮起正月逆至本生月,又從本生月起子順數至本生時安斗君。
大歲宮中便起正。逆尋生月即留停。又從生月宮輪子。順至生時鎮斗星。 

安天德月德解神訣:
天德星從酉上起,順數至流年太歲上是也。月德星從子上起,順至流年太歲上是也。
解神從戌上起子,逆數至當生年太歲上是也。  

安飛天三殺訣(奏書.將軍.直符):
寅午戍年飛入亥卯未宮。申子辰飛入巳酉丑宮。
亥卯未年飛入申子宮。巳酉丑年飛入寅午戌宮。  

安截路空亡訣(論生年):
甲己申酉宮。乙庚午未宮。丙辛辰巳宮。丁壬寅卯宮。戊癸子丑宮。  

安旬中空亡訣(論生年):
甲子旬中空戌亥。甲寅旬中空子丑。甲辰旬中空寅卯。
甲午旬中空辰巳。甲申旬中空午未。甲戌旬中空申酉。

安大限訣:
陽男陰女從命前一宮起順行(是父母宮)
陰男陽女從命後一宮起逆行(是兄弟宮)
每十年過一宮限。

安小限訣(男順行.女逆行):
寅午戌人起辰宮。申子辰人自戌宮。巳酉丑人起未宮。亥卯未人起丑宮。  

安命主(年支):
子午人火鈴星。丑未人天相星。寅申人天梁星。
卯酉人天同星。辰戌人文昌星。巳亥人天機星。  

論安命金鎖鐵蛇關:
當從戌上起子年。順數行年月逆推。日又順數時逆轉。小兒壽夭可先知。
從戌上起年順行至本生年,年上起月逆數至本生月,月上起日,月上起時,逆至本生時遇丑未宮病有救,辰戌宮亡。  

定男女竹蘿三限:
法曰同前帝皇句例,僅逆行以上此二數逆排定只托三方四正七殺破軍俱作竹蘿三限,若再加巨暗凶星便作三方四正定,若大小二限相遇作死限斷。  

定十二宮弱強:
男命:財帛.官祿.福德.遷移.田宅為強宮、子女.奴僕.兄弟.父母為弱宮。
女命:夫君.子息.財帛.田宅.福德為強宮、其餘宮皆為弱宮。 

定十二宮星辰落閑:
紫微在子辰亥為閑宮。貪狼在寅辰為閑宮。
天相在辰戌為閑宮。七殺在辰亥為閑宮。
天樑在巳酉為閑宮。天機在巳為閑宮。
破軍在巳申為閑宮。武曲在申為閑宮。

章真言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紫微斗數全書-輔星(六吉)

六吉星:文昌、文曲、左輔、右弼、天魁、天鉞。
六兇星:擎羊、陀羅、火星、鈴星、地劫、地空。
四化星:化祿、化權、化科、化忌。
祿馬星:祿存、天馬。

 

 文昌

文昌屬金,南斗第六之星也。
守身命主幽閑儒雅,清秀魁梧,博聞廣記,機變異常,一舉成命,披緋 衣紫,福壽相全。
旺巳宮,喜居辰午兼寅卯位,眉目分明,砷貌清秀,其於金水人,先難後易,中晚 有聲名。
「太陽蔭祿聚,臚傳第一」。

文曲

文曲屬水,北斗第四星也。
主科甲文章之宿,遇文昌遇吉,數最為祥。
在身命作科第之客,桃花滾浪 ,一躍龍門。
居巳酉丑宮,侯伯之貴;武貪三合同垣,將相之格;文昌遇合亦然。
若陷午戌之地,巨門羊陀沖破,喪命夭年或水火驚險,
居亥卯未旺地,與天梁相會,雖聰明博學,只宜僧道。
女命值之 ,清秀聰明,主貴;但逢水性,又主淫蕩。


流年昌曲,主科甲科名,大小二限逢之,三合拱照,太陽又照,
流年小限太歲逢魁鉞左右臺座,並日 月科權祿馬,三合拱照,決然高中無疑。然必此數星俱全,方為大吉。
但以流年科甲為主,命限值之 ,其餘吉曜得二三拱照,必然高中。
二星在酉得地,不富即貴,唯恐不能耐久矣。


左輔

左輔帝極主宰之星,其象屬土,身命諸宮隆福,主人形貌敦厚,慷慨風流。
紫府祿權,貪武三合沖照, 文武大貴。火忌沖破,富貴不久,僧道清閑;
女人溫厚賢惠,旺地封贈。
唯火忌沖破,以下局斷之。

右弼

右弼帝極主宰之星,其象屬水,守人身命,文墨精通。
紫府吉星同垣,財官雙美,文武雙全。
羊陀火 忌沖破,下局斷之。女人賢良有志,女中堯舜。
四煞沖破,不為下賤,僧道清閑。


天魁、天鉞

魁鉞屬火,即天乙貴人與玉堂貴人,
斗中司科之星,氣象堂堂,聲名耿耿,廉能清白而有威儀。
在人命坐貴向貴 ,得左右吉聚,無不富貴。
二星又為上界和合之神,若魁臨命、鉞在身,更迭相守,
再遇紫府日月昌 曲左右權祿相湊,少年必娶美妻。
若遇大難,必得貴人扶助,小人禍福不一,然亦不為凶。
限命巡逢 ,必主生子慈善,生男俊雅,入學功名有成;
生女則容貌端莊,出入超群。
若四十以後逢墓運,不依此斷,但有凶亦不為災。
居官者賢能威武,聲名遠播;僧道享福。
與人和睦,不為下賤。女人吉多, 宰輔之妻,命婦之論。
若加惡煞,亦為富貴,但不免露私情婬蕩之態也。

章真言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紫微斗數全書-十四主星(一)紫微、天府

北斗星系:紫微星、貪狼星、巨門星、廉貞星、武曲星、破軍星。
南斗星系:天府星、天機星、天相星、天梁星、天同星、七殺星。
太陽、太陰為中天之星,不在南北斗之內。


紫微帝座,以輔弼為佐貳,作數中之主星,
乃有用之源流,以南北斗集而成數,為萬物之靈。
蓋以水淘溶,則陰陽既濟,水盛陽傷,火盛陰滅,
二者不可偏廢,故知其中者,欺為美矣。

寅乃木之垣,三陽交泰之時,草木萌芽之所;至於卯位,其木至旺矣。
貪狼天機是廟樂,天相水, 巨門水到卯位為之疏通。
木賴以栽培,以水之澆灌,三方文曲水、破軍水相會,尤妙。
祿存土、 巨門水到丑,天梁土到未,陀罹金到四墓之所;
或者擎陽金相會,以土生金則金通不為疑。
加以 天府土、天同水生之,是為金旺土肥,順其德以生成。

未巳午乃火位,巳為水土所絕之地,
午垣為火餘氣,奔流於巳,水則順流,火氣逆焰,必歸於巳。 
午屬火德,生於巳絕之地,所以廉貞火居焉。
至於午火旺,離明洞照表裏,而文曲水入廟。
若會紫府,則魁星揣斗,加以天機水、貪狼木,謂之變景,更加奇特。

申酉屬金,乃西方太白之氣, 武居中而獲生,擎羊居酉為角煞,
加以巨門、祿存、陀罹、天梁劫之愈急,順得逆行,逢善化逆, 是謂妙用。

亥水屬文曲破軍之廟地,乃文明清高之星,萬里派源之潔,
如大川之澤,可潤枯焦, 居於亥位,將入天河,是故為渺。
破軍水於子旺之鄉,如巨海之浪,澎湃洶湧,可遠觀不可以近倚,
破軍是以居焉。

若四墓之克,充其湧漫亥子上,文曲必得武曲之金,使其源流不絕,
方為妙矣。

其餘諸星以身命推之,無施不至,至妙者矣。 

紫微(北斗主星)

紫微屬土,乃中天星之尊,為帝,主造化樞機,人生主宰,仗五行而有萬物。
以人命為定數安星, 各根所司,在處數內,當掌爵祿,諸宮降伏,能消百惡。
分有三臺,紫微守命,是為中臺,前一位 是上臺,後一位是下臺;
俱看在廟旺之鄉,有何吉凶之星守照?
如廟旺化吉,甚妙;陷又化凶, 甚凶;吉限不美,陷則凶也。
喜輔弼為之相佐,天相昌曲為之隨從,魁鉞為之傳令,日月為之分司。
祿存為主爵之司,天府為帑座之主,其威能降七殺制火鈴。
人之身命若值祿存,又得日月三合拱照, 貴不可言,
無輔弼同行,則為孤君,雖美不足。
與諸煞同宮,或諸煞照,則君子在野,小人在位,主人奸詐不善,平生積惡。
與囚同居無左右相佐,定為胥吏。
如落疾厄、兄弟、奴僕、相貌四陷宮,
主人勞碌,作事不成,雖得相助,亦不為福。

更宜詳何宮度,應何星躔。
若居身命官祿三宮,最要左右守衛,
天相祿馬交馳,不落空亡,並坐生 旺之地,可為貴論。
若左右拱照,亦作貴論。
此外魁鉞三合,又會吉星如三臺八座,亦以貴論。
帝會文曲拱照,再得美限扶持,必文職之選。
帝降七殺為權,有吉星至,帝相有氣,諸吉咸集,則作 武官之格。
財帛田宅,左右拱衛,更與太陰武曲同宮,不分善惡,必為財賦之官。
武曲祿存同宮, 命中尤為奇特。
男女得佐,吉祥,主生貴子;若獨守無相佐,為孤,則子貧孤老矣。
妻妾宮為吉, 男女主貴,亦要無破。
遷移雖是強宮,更要吉星照命,則因人之貴,福厚必矣。
男行陷地, 女為妙樂,逢吉則吉,逢凶則凶。


天府(南斗主星)


天府屬土,南斗令星也,為財帛之主宰,
在斗司福權禍之宿,在數則執堂,財帛田宅衣祿之神,
為帝之 佐貳,其相貌則清秀,其稟性則端雅溫良。
會太陰文昌文曲左右,必中高第。逢祿武曲,則有巨富之實 。
以田宅財帛為廟樂,奴僕相貌疾厄為陷宮,身命逢之,得助,夫妻子息不缺。吉集為富貴之基,定作 榮昌之論。若值空鄉或孤立,凶論。
會紫微及科全祿,富貴相全。

章真言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